免费试玩帐号:

msc33--msc330--msc331
msc332--msc3303--678

统一密码 : 123123abc

菲律宾太阳城
 
现在中国的经济面临关键转折
发布者:申博娱乐城   发布时间:2016-8-1   阅读:


目前社会最关注的城镇化话题,包括文化、旅游和新型发展等,是非常值得我们思考的。对此,我想分享一些个人的观点。

首先,我们要看到中国的城镇化取得了非常显著的成就。过去三十多年改革开放以来,我国的城镇化率大大上升,1999年中国的城镇化率只有26%左右,到了2015已经达到了56%,城镇常住人口达到了7000多万。中国有上千万人口的大城市已经有十多个,北上广、天津、成都等都是破千万人口的大城市。所以,城市化是改革开放以来完成得比较快的,基础设施、高铁、大楼等硬件方面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,中国的城镇化现在已经进入一个新阶段,出台了很多新的策略、战略,这是非常必要也是非常及时的。

但是中国的城镇化还存在很多问题,包括制度的城镇化落后于人口的城镇化、“农民工”称谓等。虽然现在我国的人口城镇化达到了50%以上,但是具有户口、真正享受城市人口待遇的只有30%左右,所以有2亿多进城务工人员生活在城市的边缘,生活在城中村,享受不到学校教育。因为有关政策和客观条件限制,务工人员子女在城市上小学的越来越少了,大部分只能在城市边缘、城中村等地方受教育。他们的老师也得不到城市老师相应的待遇,老师的待遇和素质不能保证的话,学生教学质量也难以达标。

我们还需要破除称谓的歧视。改革开放初期存在巨大的城乡差别,那时出现了“农民工”这一称谓。现在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,要成为一个负责任、有影响力的大国,我们还保留这样的称谓是非常不相称的。广东省曾经考虑在省内废除“农民工”这一说法,改称“新型务工者”。实际上,农民到城市来参与建设,就应该是城市人了。包括现在80后等来到城市务工的年轻一代已经达到一亿,他们也不再是农民,因此这一称谓必须要改变。

此外,目前中国城市的国际化程度是不够的。我在全球化智库工作期间走访了很多国家,去过很多城市,发现我们的城市化过程中,国际人口的比例和国际化的特色很少。现在很多城市都要建世界城市、建国际化大都市,但是我们的城市国际化比例非常低。中国与全球化智库(CCG)与世界移民组织在广州联合发布的《世界移民报告》中提到迪拜的国际人口达到了82%,当然这里面有很多国际务工者。包括奥克兰、新加坡等地区的国际人口都达到40%以上,华盛顿、纽约、伦敦等都是30%以上。但是我国的国际人口比例就非常低,例如北京常驻国际人口大概有几十万人,与两千万北京常住人口相比不到0.3%,非常低。我们智库也做了中关村(000931,股吧)和硅谷的对比。同样是要成为世界创新的中心,硅谷的国际外来人口占了40%,中关村只有1%,而且这1%里面还有70%都是海归、是华人,真正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更少。北京这样的大都市,国际化程度都这么低,更不用说其它城市了。当前我国是全球最大的留学生输出国,例如去年的出国留学人数达到50万,在发达国家的留学生比例达到了10%。但是来中国留学的外国留学生一共有30多万,真正有学位的只有十几万,这个比例也是很低的。所以我们大型城市的国际化比例还是比较低。

中国的新型城镇化,首先需要海纳百川的传统文化精神,需要包容的文化氛围,吸引来自全国各地的人才;同时也包容世界文化,吸引国际人才。现在中国开始走出去,去年出国的人数达到了1亿2千万人次,海外消费达到了1.2万亿,非常庞大的数字。既然如此,为什么不能吸引更多的外国游客到中国来?在深圳建设世界之窗这些包容世界的举动都非常好,但还要弘扬我们自己的文化,吸引全球的旅游者到中国来。近年的来华人数不断下降,而我们的出国人数却在不断攀升。怎样保持中华文化的特点,吸引更多的全球旅游者到中国来,这也是我们新型城镇化建设的重要任务。我们不仅需要吸引中国人,还要吸引全球人来消费,还要让新型城市化建设能够走出去,这成为民间外交、公共外交的新方向。

另一个方面,我们要建设新文化(300336,股吧),特别是尊重外来人口。现在每个大城市逢年过节时城市就空了,平时大家感觉城市里人很多,实际上都是外来人口在支撑起城市的建设和服务。北京过年的时候,40%的人都离开了,深圳则有50%的人离开,这个时候我们会感觉很不方便。中国的春运成为全球独一无二的现象,为什么我们会有这么庞大的春运,这也是不合理的,是值得反思的现象。为什么进城务工人员要往返几百上千公里回家,为什么他们无法在北京、深圳过年?原因就是他们的家庭不能在这里团聚,还有6000万的留守儿童不能跟父母生活在一起。所以,一方面是进城务工人员如何真正在城市里待下来,同时也鼓励更多城市人口能到乡村去。

中国城镇化以来三十年,基本上是农村人往城市走,没有城市人往农村走的。新型的中国特色的城镇化,未来十年、三十年的特色可能会与欧美发达国家一样,吸引大量城市人口到农村去、到新型城镇去、到乡间田园去。这将会是一个巨大的市场,也是需要我们不断推动的。否则中国的大城市病会不断蔓延,使得上千万人受影响,包括水资源、环境、交通压力等等。所以怎样疏散城市人口,怎样让城市人口去往乡镇,是中国未来几十年要做的。打造中国特色城镇建设,打造好乡村建设,甚至开放宅基地、土地流转,我们需要更多的政策红利来促进,未来的机会还很多。中国的大城市太多,小城市太少,或者说乡镇太少,而且很多乡村面临衰败、人烟稀少,中小城镇的建设怎样进一步开放、发展?

我们需要一个大的政策,供给侧政策的利好,或者要提供一个新的思路。现在中国的经济面临关键转折,经济增长速度放缓,国际贸易也在放缓甚至负增长,很多企业面临经济下滑。今年第一季度,民营企业投资第一次下降了5%。中国现在面临经济转型的巨大压力,什么样的供给侧新政策能把中国推到一个新的高度,这个方面非常值得我们思考。过去37的改革开放过程中,中国有几次大的政策非常及时并且到位。例如改革开放初期提出的联产承包,让农民承包土地,释放了中国农民的积极性,从短缺的市场变成了供给的市场,搞活了农村经济,推动了中国十多年的发展。90年代,城市住房的私有化又是一个大的进程,我们可以自己买房,这样就释放了后来几十年房地产发展的巨大潜力。第三个就是2001年加入WTO,给中国带来全球化的福利。加入WTO到今年已经15年,中国真正的发展就是在这15年,GDP和国际贸易翻了8倍。所以说每十年就有一个政策红利。我认为中国下一个政策红利,可能会出现在新型城镇化。农村的城镇化和三亿多进城务工人员的红利要释放出来,让他们真正拥有城市户口。进一步解放市场,包括在政策上的突破,例如放开宅基地的流转。现在一方面有很多“鬼城”无人居住,另一方面两三亿的进城务工人员居住在城中村,因为这些外来务工人员没有能够启动的资金。如果能够放开宅基地流转,释放这部分红利,就能把宅基地集中起来进行新型城镇化建设,或者让城市人口去建设新农村、新田园,这可能是未来发展的一个巨大的政策红利。

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的研究员党国英教授曾经做过一个分析,中国村庄空置面积超过1亿亩,现在很多农田都荒废了无人打理,这是巨大的资源浪费。一方面城市在不断地膨胀,另一方面城里的人又无处可去。欧美很多发达国家是双向的城乡流动,城市既能进去也能出去,但我们现在是只能进城不能出城,而且进城务工人员也享受不了城市里的待遇,成为一个巨大的、隐形的社会问题。90后的进城务工人员住在城市,天天为城市人口服务做建设,却不能享受城市里的待遇,这是不可持续的。所以我认为需要有一个新的政策来推动发展,新型城镇化建设、新农村建设、土地流转和农村闲置田地流转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,能让他们真正享受到政策的红利。大家享受到了城市住房放开的好处,但是进城务工人员仍然是一无所依,他们是最需要政策红利的,要允许他们把宅基地流转起来,允许他们把闲置分散的资源集中起来,建设更多的新型城镇,这个方面非常重要。中国改革开放37年了,要在下一个35年、40年时真正实现中国崛起,成为在世界上受人尊重的国家,我们必须提升进城务工人员的社会地位和待遇,让他们享受到改革开放的好处,否则贫富差距越来越大会成为中国的大问题。

 

 

上一页:身边有多位领导和战友陪伴
下一页:同比下降0.35%

打印本页 || 关闭窗口